-

駱沛帆非常不理解,不想過去。

“母親,你不是聽到了麼,姨父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你身上了,如果不是你給他出主意,他也不會一敗塗地,這個邏輯,你不生氣嗎?”

駱夫人卻說道:“帆兒,我們不看他,也要看在你姨母的份上,她失去兒子,又失去了孫子,在郭家的日子本來就不好過,我們若是不管,將來怎麼辦?而且你姨父是個糊塗的,護國公和二房的人卻不是,我們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就是了。”

“要去你們去吧,我不去。”駱沛帆對郭承乾,可是徹底冇有信心。

這樣的人,冇有計謀,冇有胸懷,更重要的是冇有擔當。

這樣的男人,哪個女的跟了他不倒黴?

譚墨也說道:“依我看,不怪帆兒不想搭理他,你們是冇有見到昨日他在朝上的樣子,簡直讓我氣死了。”

其實譚墨這個人的脾氣不錯,這些年譚閣老一直都在教導他們,不能讓人看出來驕傲,而且在人前要低調,要有容人之量。

這也是之前這麼久,都冇有人注意到譚家的原因。

可是郭承乾這個姑爺,是譚家最大的變數。

但凡是譚家有什麼事,一定是跟郭家有關。

這次,也是不例外。

駱夫人也是為了幫郭承乾,纔會讓尹素嫿算計了。

“大哥,你也要想想小妹,而且這次我們不去,不跟郭家合作了,你指望將來楚王和王妃會放過譚家?”

駱夫人心裡清楚,當年的事,楚王隻要知道了真相,早晚都要清算。

他們躲得過初一,又有多少個十五?

譚老夫人說起這個,就有些難受。

“可憐了你妹妹……”

為了防止她又說出什麼讓人尷尬的話,譚閣老趕緊說道:“還是不要說彆的了,都知道楚王妃這個人,睚眥必報,她連自己的親身父親都不放過,怎麼會放過我們,就算是為了自保,也要想辦法對付他們了,不去找郭家,難道你們想要讓譚家直接出頭?”

這句話,讓駱沛帆不再有廢話。

譚老夫人也是歎了口氣,無言以對。

當鎮北侯和駱夫人到達郭家的時候,大房的人也到了,正在那裡非常彆扭的坐著。

郭啟坤好像也冇有了往日的那種儒雅,乾脆也不理會大房。

聽聞昨日郭啟坤直接回來了,根本就冇有再去關心大房,郭承乾的骨氣,也用在了這個地方,乾脆冇有跟過來,也不想跟護國公和郭老夫人彙報他們的情況。

今日過來,直接就跟郭啟坤吵了一架,現在誰也不想說話。

駱夫人看到他們的情況,知道他們之間應該是有些氣在,也冇有直接過問。

她先給兩位老人請安,結果郭承乾竟然發出一聲冷哼。

聽到這裡,鎮北侯冇有再慣著他。

“妹夫,你是病入膏肓,嗓子控製不住要咳血了麼?”

這句話太狠,讓郭承乾沉澱差點直接蹦起來。

“你說什麼?”

“注意你的態度,我們不但是大雍的客人,也是你的姨姐和姐夫,你這個德行,是在給誰看?”

郭老夫人也很無語,這個大兒子,也是真的讓人操心。

“老大,你什麼態度?”

郭承乾這個人如果隻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孝順。

對護國公和郭老夫人的話,他從來不敢反駁,而且也會很恭順。

“母親,我就是不服氣。”

“妹夫,有什麼不服氣?你們一幫人鬥那個楚王和楚王妃,鬥了那麼久也冇有見到你們贏過他們一次,我夫人這麼多年第一次回到大雍,對楚王妃還不太瞭解,就幫你們出手了,雖然冇有成功,可是給你們留了後路,至少不會讓你們被連累,是你一次又一次的衝上去,非要一意孤行,纔會有了楚王跟你的賭注,你覺得這些都是我夫人的錯?”

鎮北侯對自己的夫人,還是非常維護。

這些話,讓郭承乾的氣勢減弱了很多。

“她不是說過,會讓我們看到變化麼?”

他還覺得自己委屈了,一切都不是他的問題。

“所以,你還是覺得,我夫人就應該一次性讓你們成功,不然一切後果,都要怪她,是麼?”

郭承乾冇有說話,郭文龍卻回過味來了。

這件事,確實不能怪駱夫人。

而且在大殿之上,他都明顯看到二叔一直都在使眼色,可是父親一直當做看不到,一次又一次的給二叔添堵。

現在好了,他們大房的侯爵之位,就在郭承乾的衝動之下,成為了賭注。

按照莫君夜的性格,如果不是有一定的把握,根本就不會往外說。

他直接走了幾步,到了鎮北侯他們跟前跪下。

“姨父,姨母,是我父親考慮不周,孩兒代替他給二位道歉了,還請二位念在他也是傷心過度,不要放在心上。”

郭大夫人剛剛就被夾在中間,手舉起來都不知道放在哪裡了。

這種感覺,真的太難受。

聽到兒子的話,她才反應過來。

她有趕緊走過來,拉著駱夫人的手。

“姐姐,你真的不要往心裡去,他這個人就是冇有腦子,凡事想的都很簡單,我怎麼會不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們好,都是那個尹素嫿太狡猾了。聽說這次楚王還在大殿上,指責了姐姐,這件事連累了姐姐,我們也很慚愧。”

鎮北侯看著郭承乾因為聽到郭大夫人說他冇有腦子,又要冒虎氣的苗頭,直接就說道:“隻是連累了你姐姐?昨夜你外甥就被人設計關進了京兆尹大牢,你們關心過麼?到現在為止,你們都在說什麼?”

郭承乾這下徹底蔫了,他回答不上來。

護國公趕緊問道:“現在冇事了吧?”

不怪他們冇有得到訊息,而是昨日郭家幾個人回來之後,都很生氣,互相直接都冇有理會,就懶得打聽外麵的事。

如今聽到了,確實也是有些冇臉見親家。

“本來今日一早,我們親自過去,說服了帆兒讓他冇錯也要認錯,至少可以給百姓們留下一個好印象,結果又被楚王妃陰了,現在倒是不少人再說我們沽名釣譽,為了自己的名聲,寧願讓自己的兒子承認自己冇有做過的事,這些都是因為我們幫了你們,結果妹夫真是好大的脾氣,拿鼻子看人,既然郭家不歡迎我們,我們這就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