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柏小說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330章

-

薑暖暖忍住身上的疼痛,咬著牙,撩起眼皮看她,“那你…能不能先鬆綁。”

“哈?”雷琳微眯眼,“你說什麼?”

“你們這麼多人,我也逃不了。”薑暖暖愈發平靜,“反正都要被毀容可,這點要求都不能答應我嗎。”

雷琳盯著她,似乎頭一回見到被威脅毀容,眼底冇有任何恐懼的人。

她俯身,拽她頭髮,“你是真以為我不敢嗎?”

她嘶了聲,孱弱地笑了,“隻要雷琳小姐您給我鬆綁,您想怎麼對我,我都不會怪您的。”

雷琳看向身後的人。

男人接收到眼神,抽出小刀上前割斷綁住她的繩子。

可就在繩子剛落地那一刻,薑暖暖忽然鉗住男人手腕,奪過小刀。

起身撲到雷琳身後,將小刀抵在她脖子,“彆過來。”

幾個男人忽然不敢上前。

雷琳僵住,脖子上冰冷的觸感令她的大驚失色,“你…你敢要挾我,我告訴你,我要是死了,你也彆想活著出去!”

她大意了!

她本以為對方是柔柔弱弱的白兔,不敢反抗她,冇想到她竟敢拿刀架上自己脖子。

“你弄死我,你才活不了。”薑暖暖手頭的力度一重,刀鋒幾乎滲入她肌膚,溢位血來。

雷琳徹底被嚇到,“你到底想怎麼樣,你隻要放開我,我答應今天的事既往不咎!”

“你當我傻啊?”

薑暖暖笑了聲,“我現在放了你,你不得弄死我?”

雷琳冷汗直冒,刀架在脖子上,她更是不敢反抗,薑暖暖脅迫她往後走。

見那幾個男人一點點移動,薑暖暖又用了勁,“想她死嗎?”

雷琳因為恐懼,叫出的聲音變為顫音,“你們幾個混賬,不長眼睛嗎,彆過來!”

她現在隻想保住性命,等出去了,她絕對要讓她好看。

而這時,門外傳來夜修堇的聲音,“將這裡都包圍,一個都不準放跑。”

薑暖暖一怔,“夜修堇…”

見她手頭的刀鬆懈,雷琳立馬搶奪過刀子,揮向她。

薑暖暖猛地後退幾步,刀鋒還是從她眼角劃過,夜修堇闖入門,衝上前一腳踹飛雷琳。

雷琳重重砸在牆上,摔下。

夜修堇抱住薑暖暖,指腹顫抖輕拭去她眼角滲出血的劃痕,“暖暖…”

轉頭看向雷琳,眼神愈發寒冽,凶狠,“你敢傷她。”

他上前,朝她猛踹一腳,雷琳身子一斜,狠狠摔在地上。

“住手!”

趕來的秦蕭攔住夜修堇,“她的事,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什麼交代。”

夜修堇彷彿失了控,揪住他衣領,眼底猩紅,“秦蕭,如果薑暖暖有半點差池,你們擔當得起嗎?”

“夜少爺!”雷琳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咬牙切齒,“你為了這個賤丫頭,也敢跟雷家作對嗎,你今天對我動手,我父親也不會放過你!”

秦蕭臉色很不好,“琳琳!”

“捱打的是我,你現在要幫著他們說話嗎。”

雷琳不顧自己的狼狽,狠狠一笑,“我父親要是問責下來,他夜家也擔當不起!”

夜修堇橫抱起薑暖暖,目光冰冷的瞥向雷琳,嗬的一笑,“是嗎,那麼就請雷先生做好萬分的準備吧,雷琳小姐,你們家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他抱著薑暖暖,頭也不回離開。

秦蕭垂放在身側的手擰緊,他好不容易纔得到雷家的支援,竟然,是被雷家這個女兒給親手毀掉了。

雷琳根本冇將夜修堇的話當回事,“夜家算什麼,也配來威脅我,蕭,你今天竟然幫著他們,你難道不想跟我結婚了嗎!”

秦蕭腮幫子鼓了鼓,手最終鬆開,他麵無表情看向雷琳,笑了,“你該擔心的,已經不是我們的婚事了。”

雷琳表情斂住。

此刻,車內。

薑暖暖縮在夜修堇懷裡,身體疼得再發抖。

夜修堇抱緊她,指腹輕輕摩挲她眼角處的劃痕,“疼不疼,她還打你哪裡了。”

她擠出一抹笑,“哪裡都疼,疼死了。”

連呼吸,肋骨都疼。

夜修堇讓典煜開快些,典煜趕了車速。

薑暖暖輕聲問,“我會不會毀容。”

“不會。”夜修堇用力吻她額頭,“傷口不深,不會留疤的。”

“我好像快不行了。”

“彆說傻話。”夜修堇擁著她,“快到醫院了,再忍忍。”

薑暖暖嗤笑,疼得她抽氣,“幸好你來了,修堇哥哥…”

夜修堇一怔,低頭看她,“你喊我什麼?”

薑暖暖靠在他懷裡,合上眼皮子,像是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