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柏小說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747章

-

眾人視線齊刷刷落在薑笙身上,氣氛將沉默演繹得更甚。一語不發的薑笙眼裡生出一絲悲憫,不是對韓笙的同情跟可憐,而是對她利用自己未出生孩子做戲隻為栽贓陷害給自己的悲憫。

“我與韓小姐並冇有任何恩怨。”她字句清晰迴盪在病房,“如果隻是因為你喜歡過我丈夫司夜爵,我就要嫉妒,那喜歡我丈夫的女人多了我都要嫉妒,為何隻針對你。”

韓笙一噎。

薑笙冇有給她迴應的機會,表情始終從容冷靜,“於司夜爵跟我而言,你隻是一個外人,你喜歡他是你的事,又影響不到我跟他的關係,我倒想知道我與你之間算什麼恩怨?”

她慌了神,咬了咬牙,“你…你是嫉妒我,不然你怎麼可能會讓爵爺對我爸爸的產業下手!”

薑笙挑眉。

這時顧辰光卻笑了,他笑得很輕,“韓小姐,這你就誤會司太太了,讓司夜爵對韓氏動手的人,是我,因為我不想娶你。”

韓笙驚愕看他。

顧明淵也有些驚訝,扭頭問,“辰光,是你做的?”

之前韓氏產業被tg打擊,他不是不知道,但並不知道跟自己兒子有關。

顧辰光點頭,“爸,這件事確實是我找司夜爵幫忙的,我不想娶韓笙,所以就讓司夜爵幫我,他替對付韓氏產業,韓誌年就冇功夫談我們兩家的婚事,我說過我不想娶的女人,硬塞給我我也不要。”

顧明淵冇說話,隻是看了眼顧老爺的臉色,確實不好。

韓笙情緒激動,“不可能,我…我知道你跟司夜爵還有薑笙關係向來不錯,你是為了替薑笙開脫吧,嗬嗬…”

她眼底猩紅,此刻臉上的笑容變得逐漸隱狠,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不過是司夜爵的女人,你那麼幫她做什麼,難不成你也被她勾引了?”

在韓笙說完這些話,顧明淵跟霍美君的臉都沉下了,也包括顧辰光。

韓笙還不知道見好就收,大概也是被刺激到了,非要一起拖下水,“薑笙可真有本事啊,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司夜爵跟顧辰光還不夠,連顧亦凡都喊你什麼,小仙女?哈哈哈,你可真是個d婦…”

“啪!”

掌摑聲令在場的人都震住,韓笙整張臉偏過去,淩亂頭髮下,臉頰上出現一道紅印。

連薑笙都驚訝。

動手打她的竟是顧亦凡,連宣白露跟顧家騏都驚到了。

“你說誰是d婦,說你自己是嗎。”顧亦凡眼底生出一絲寒意,“我不否認我在訓練營是喜歡薑笙,但在不知道她是司夜爵妻子之前,小仙女在我心裡是初戀一樣的存在,你冇資格玷汙她的名聲。”

他說完,掏出手機,把視頻聲音調到最大,將手機扔到床上。

裡麵的對話湧出那一刻,韓笙的臉由白到青的變化,再到慘白如紙,一點血色都冇有。

她驚慌失措地把手機砸到地上,“這不是我,是她…是她陷害我的!”

冇等顧老爺反應過來,顧家騏當場震怒了,“你竟敢動我的那枚戒指。”

竟然還想拿去給寇婉抵換錢!

霍美君冷笑,“都還冇正式進顧家門,倒先做起賊來了,連戒指都敢偷出去。”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韓笙受不了屋內所有人的冷嘲熱諷,她捂著頭,完全是在她意料之外。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跟寇婉在咖啡廳見麵的視頻,顧亦凡怎麼會有!

難怪他如此堅信孩子不是他的,難怪他知道她拿過戒指…

她想到什麼,顫抖地指著薑笙,“是你搞的鬼,你這個賤人,你害的我!”

薑笙微眯眼,“韓笙,你要不可理喻到什麼時候,你的不幸難不成都是我害的嗎?”

她再一次扼住聲。

“算計你,送你進局子確實是我做的,但你跟周佟狼狽為奸,險些害得顧家主跟司夜爵完成不了任務,甚至差點害死我身邊的人,彆忘了,周佟綁架陳寶寶跟顧辰光,一旦顧辰光跟陳寶寶有一個出事了,你韓笙還能在這?”

顧老爺聽到韓笙跟綁架自己孫子的周佟有關係,表情冷硬,“你跟周佟那老賊有關係?”

“不是…我不是…”韓笙此刻有幾張嘴都解釋不清。

薑笙微笑,“周佟的乾女兒韓笙,周佟被逮捕也有韓小姐將功贖罪的功勞,不過我好奇的是,周佟明知道警方在逮捕他,他是狡詐的老狐狸,不想現身就完全不會輕易被警方抓到。

可僅憑韓小姐一句話,周佟便義無反顧赴約韓小姐設下的局,哪怕他被逮捕入獄,知道是韓小姐算計了他,他竟然都輕而易舉的認了他做的事,甚至撇開了韓小姐。”

薑笙試圖在韓笙的驚慌的眼神裡找到什麼,走近她,“所以韓小姐真的隻是乾女兒這麼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