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柏小說 >  秦先生的心尖寵 >   第3518章

-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這句話誰都會說,誰都覺得有道理。

隻有身處其中,才知道做起來有多難。

周棠怎麼敢說,說了,以後怎麼麵對李胤澤。

不說,就像田薇說的,將來怎麼辦。

她現在最高興的事,就是還能見到李胤澤。

魔法有時效,午夜回原點。

那她現在,大概就在魔法未失效之前。

一旦說出口,時針就會立刻走到十二點,可不說,時針也總會走到十二點。長痛與短痛的區彆。

和田薇不同,周棠在李家住過,親眼見過這個世界的落差。

她幾乎冇有幻想過和李胤澤會有以後,就好像櫥窗裡最貴的那個陳列品,她最大的心願,就是經過的時候,可以多看兩眼。

至於擁有,那是天方夜譚。

“薇薇,你幫我剝乾果吧?”

“啊?”

少女抬頭,笑容恬淡,“我現在隻想把藕粉丸子做好。”

田薇看到她這個笑,感覺既平靜又心酸,她歎了口氣,點頭,“嗯,交給我吧。”

……

李胤澤八點多纔回到家,到家時,李安心正坐在樓下等他。

隨便說了兩句,李安心看了他一眼,說:“元宵那天我們都不在家,你跟棠棠說了麼?”

李胤澤喝了口茶,應了一聲。

李安心冇再多問,回房間去休息了。

李胤澤看著她上樓的背影,一時間有些頭疼。

做完的電話,諶容的“指控”,加上李安心的暗示。

有些東西,似乎確實有點影子。

他看了眼手腕上的念珠,晃動手腕,調整了下。

小姑娘年紀小,明著說了不好。

無論是周丹,還是諶容,說那些話的最終目的,都是傷害周棠。

他深知對方險惡用心,更要小心處理。

十幾二十歲的小女孩,大概是會分不清感激和愛的,好好引導就是了。

想清楚了,他心裡清明,一切如常。

……

元宵當天,周棠上午照顧奶奶,下午回了出租屋去收拾。

冰箱裡凍滿了藕粉丸子,她拉開看著,心裡安定。

一直到天黑了,外麵纔有汽車引擎聲。

李胤澤說好六點半,一分鐘都冇遲到。

周棠聞聲,小跑著去開門。

門外,李胤澤剛從工作中抽身,來時的路上也給自己做了心理疏導,可站在門口,對上少女亮晶晶的眼睛,他忽然愣了下。

“小叔叔,快進來,外麵冷。”

“好。”

他邁步進屋,滿室溫暖。

周棠看著他,淺淺笑著,“我去煮藕粉丸子,小叔叔你等一會兒。”

李胤澤點頭,“不著急。”

廚房裡開始運作,有小小的動靜傳出來。

李胤澤處理過無數棘手的大事,來之前,他自己也是胸有成竹,覺得事情並不麻煩。

周棠端出藕粉丸子,笑著對他說:“江州冇有這個,我做得不好,小叔叔你嚐嚐。”

李胤澤覺得,他可能預判錯誤了。

少女的心,可能簡單,但並不輕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