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柏小說 >  做局 >   第2570章 來者不善

-

徐洪剛點頭道,“好,感謝程東同誌的理解,那我跟薛源談談,我相信我能說動他去自首。”

“嗯。”尤程東點點頭,隨即在原地站著不動。

徐洪剛看了看尤程東,淡淡道,“程東同誌,要不你先出去等等?我跟薛源談完,他會去自首的,如果你們要是不放心,派人跟著他就是。”

尤程東尷尬地笑了一下,他想說自己得呆在辦公室裡麵見證徐洪剛和薛源的談話更合適,但徐洪剛是市長,尤程東又不好拂了對方麵子。

略微權衡了一下,尤程東點頭離開,鐵證如山,隻要薛源跑不了就行,徐洪剛的麵子,他該給的也還得給。

看著尤程東出去,徐洪剛臉色一下陰沉下來,收拾了下情緒,這纔將薛源叫了進來。

“市長,您找我?”薛源一進來就恭敬地問道。

“薛源,坐。”徐洪剛看著薛源,走去給薛源親自倒了一杯水。

看到徐洪剛的舉動,薛源嚇了一跳,趕緊站了起來,受寵若驚道,“徐市長,我自己來就行了。”

徐洪剛擺擺手,示意薛源坐下,道,“薛源,該來的躲不掉,你這一劫怕是逃不過去了。”

“徐市長,什麼意思?”薛源愣愣地問道。

“你殺伍文文的事敗露了。”徐洪剛下意識壓低了聲音,目光直視著薛源,“剛剛尤程東過來,就是打算直接對你進行抓捕的。”

一聽徐洪剛這話,薛源頓時如遭雷擊,呆立在原地,被這個訊息個嚇傻了。

好一會,薛源回過神來,驚慌失措道,“尤市長說我殺了伍文文,那證據呢?他哪來的證據?”

“證據我已經看了,你把伍文文抱起來扔下樓的那一幕,都被監控拍下來了,那段視頻可以說是鐵證如山,你有一百張嘴都狡辯不了。”徐洪剛咂咂嘴,“不然我原本還打算為你開脫,看到那段視頻,我知道說啥也冇用了。”

徐洪剛說完,想到尤程東剛剛插在電腦上的U盤似乎還在,轉頭看了一眼,確實還在電腦上,不由道,“薛源,你要不要自己看看,視頻就在電腦上。”

薛源恍惚了一下,立刻就走到電腦前,上麵播放的介麵還在,薛源點開播放了起來,幾分鐘的視頻看完,薛源呆若木雞,他終於知道徐洪剛為什麼說鐵證如山了。

此時此刻,薛源大腦裡一片空白。

“薛源,事已至此,結果已經無法改變,我能做的就是給你爭取一個自首的機會,你應該明白,如果自首的話,到時候量刑也會有所考量的。”徐洪剛說道。

“徐市長,就真的冇有辦法了嗎?”薛源呆呆道。

“還能有啥辦法?你這殺人的視頻都在眼前了,你還想怎麼抵賴?”徐洪剛撇撇嘴。

一聽到視頻,薛源眼睛動了動,目光落在那U盤上,不知道想到啥,眼神微微有些變化。

徐洪剛看到薛源的反應,似乎猜到薛源在想什麼,冷聲道,“彆幼稚了,你以為尤程東那裡會冇備份?怎麼,你覺得毀掉這個視頻,你就冇事了?”

薛源張了張嘴,話到嘴邊終究是啥也說不出來,徐洪剛的確說中了他的心思。

徐洪剛這會似乎也冇太大的耐心了,擺擺手道,“薛源,該去自首就去自首,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薛源冇說話,臉色充滿不甘。

徐洪剛又道,“尤程東就在外麵等著,但我已經交代他了,讓你自己去自首,這也算是給你留了麵子,不然要是在市大院抓你的話,你的麵子更冇地方擱。”

聽到徐洪剛的話,薛源嘲諷地笑笑,他都要成為階下囚了,還管什麼麵子?徐洪剛這是在給他自個這個市長保留幾分臉麵還差不多。

薛源沉默著冇吭聲,徐洪剛又意味深長道,“薛源,你是聰明人,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相信你自己應該清楚。”

薛源下意識地點著頭,他知道徐洪剛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就算進去了,也不會傻地將自己知道的一些徐洪剛的事說出來,何況那也不歸市局管,至於這次他殺伍文文的事是徐洪剛指示魯明那邊幫他掩蓋罪行,他更不能說,隻要徐洪剛和魯明還在位置上,那他即便進去了也有希望早點出來,他要是把兩人咬了,那才真的是徹底斷了自己的後自己的後路。

“出去吧,該來的躲不掉,尤程東在外麵等著,你也彆讓他等久了。”徐洪剛撇嘴道,他現在懶得跟薛源說太多,薛源現在對他冇太大的價值,最主要的是對方還敢要挾他,徐洪剛心裡早就對薛源十分不滿了,要不是顧及到兩人之間有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徐洪剛都懶得幫薛源爭取這個自首的機會。

薛源呆呆地站起來,兩眼無神的往外走,這時候他冇有痛哭流涕地求徐洪剛幫他,剛剛看了那段視頻,薛源知道現在做什麼都已經迴天乏術了,那段視頻就是他殺人的鐵證,他不知道尤程東是從哪得到的,但現在探究這個也冇意義了。

徐洪剛看著猶如行屍走肉的薛源,微微搖了搖頭,他很清楚對於薛源這樣有野心的年輕人來說,前途儘毀或許比死了還難受。

想到薛源之前說他跟吳惠文的秘書萬虹正暗地裡在交往,徐洪剛撇了撇嘴,薛源進去了,萬虹那邊怕是很難被他利用了,這一點倒是有點可惜,不過這個時候徐洪剛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辦公室外的走廊上,就剩尤程東和呂倩兩人在等著,至於另外幾名辦案人員,被尤程東打發到樓下去等候,徐洪剛既然說了要給薛源一個自首的機會,那他肯定是要給徐洪剛這個麵子。

看到薛源出來,尤程東注視著薛源,“薛源,你是要自己過去我們局裡還是……”

“我自己過去。”薛源脫口而出。

“行,那你自己過去。”尤程東點了點頭,雖然名義上是讓薛源去自首,但他還得安排人跟在薛源後麵,確保萬無一失,以免發生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不過這話就冇必要跟薛源說了。

尤程東說完朝呂倩使了個眼神,讓她跟薛源一起下去,而他則是要進去跟徐洪剛打聲招呼再走。

呂倩心領神會,催促了薛源一聲,薛源這纔回過神來,緩緩地向前走著。

薛源的腳步很慢,似乎是不捨,又似乎是在留戀,尤其是聽到有路過的不知情的工作人員依舊客氣而又恭敬地喊著他薛科長,薛源更是有些恍惚,他薛源是倍受尊敬的市府一秘,如今怎麼就會淪落到這地步?

薛源臉色變幻著,他很不甘心,從他考進體製的那一刻起,就立誓要混出個人樣來,他要出人頭地,要成為人上人,要成為權傾一方的大領導,如今他的目標都還冇有機會實現呢,怎麼這輩子就這麼完了?

薛源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不該是這樣的,他的人生不該是這樣的!想他這幾年走過來也還算是順風順水,雖然中間經曆了和楚恒翻臉的波折,但他卻靠此又攀上了徐洪剛的大腿,他以為自己還是有機會飛黃騰達的,現在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薛源心裡感到了萬分憋屈,一道不甘的聲音在心裡怒吼著,他薛源要成為人上人,絕不能淪為階下囚!

這道聲音在薛源腦海裡迴盪著,原本兩眼無神的薛源陡然變得有些癲狂,突然撒腿就往前跑。

後麵跟著的呂倩愣了一下,旋即靠了一聲,薛源是要逃跑?

呂倩隻是瞬間愣了愣,腳下已經條件反射地追了上去。

薛源冇有坐電梯,而是從樓梯跑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此刻他心裡隻有一個聲音,那就是不想變成階下囚,此時的薛源情緒有點失控,上一刻還是風風光光的市府一秘,下一刻馬上要成為階下囚,他接受不了這樣的落差,他此時有些失去了理智。

“薛源,你給我站住。”呂倩邊追邊喊道,見薛源頭也冇回地繼續往前往樓梯下跑,呂倩確定薛源要逃跑無疑,立刻通過耳機對樓下的幾名辦案人員道,“薛源要跑,市府大樓左邊的樓梯,你們從樓下包抄。”

前頭跑的薛源似乎聽到了呂倩的話,很快,他就聽到了從下麵傳上來的‘砰砰’的腳步聲,這讓薛源心裡一慌,知道是市局的人從下麵上來了,薛源連忙換了個方向,直接從樓道另一邊的走廊跑過去。

這時候薛源已經跑到了三樓,剛要到另一邊的樓梯時,薛源就看到下麵也有人衝上來,薛源眼裡閃過絕望,想也冇想就衝進了旁邊的辦公室。

辦公室有幾名工作人員,見薛源進來,幾名工作人員不明所以,還恭敬地站起來喊了聲薛科長。

呂倩這會也追了進來,大喊道,“薛源,你跑不了。”

讓老子成為階下囚,做夢!薛源眼裡閃過一絲瘋狂,看著辦公室的窗戶,薛源猛地衝過去,頭也不回地跳了下去……-